章子怡夸他帅、徐峥赞他未来可期被群嘲落魄的


  原标题:章子怡夸他帅、徐峥赞他未来可期...被群嘲落魄的金世佳,告诉我们什么叫演员的羞耻心...

  一个是金世佳,《药神》大火期间,他的一条微博告白被许多人转发称赞。一句“演员要有羞耻心”,让大家刮目相看。

  周六晚的《我就是演员》,他和宋轶上台表演完,更是立刻因演技上了热搜。节目里,金世佳饰演一个有着心病的精神科医生,在与病人的博弈中逐渐奔溃。

  到后来心病被一层层剥开,大雨中神情抽搐,褪去高傲外壳,只剩下赤裸的脆弱与无法忘怀的痛苦。

  他的情绪层层渐进,把观众和导师都带到那个光怪陆离的梦魇。表演结束,导师们纷纷评价:

  随后对表演的探讨,又让人看到了一个非常有想法的金世佳。不被导师带歪,诚恳正直地坚持自己。

  导师对他是清一色的探究:“对你很好奇”、“你很有趣”、“很想看你接下来的样子”。

  万万没想到,剧红了,人也跟着出了名。那个呆萌的学霸大男孩形象,一不小心成为了别人对他的所有记忆。

  但相比王传君在那几年,苦苦挣扎于别人桎梏于他的“关谷神奇”,金世佳又有点不一样。

  在戏出名之前,他早就远赴日本求学,连自己走红这件事,都是后知后觉。等两年后求学回来,再演《爱》,已经从主演沦为配角。

  被路人拍到的照片都是——一个人穿着拖鞋、满脸胡渣去小餐馆吃饭;去参加电影节,交通工具是自行车。

  相比师姐江疏影、常驻《跑男》的陈赫以及许多相熟艺人而言,他在娱乐圈确实是个异类。

  金世佳就在《演员》形容自己的“穷酸”:北漂、没车、没房、没固定收入、一个人住在北京。

  而这一切,似乎都归咎于他一次次“不”正确的选择——求什么学?演什么话剧?零片酬出演电影?

  也是。在名利等同道德的大人世界里,只有大红、有钱,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,才配得上书写荣光、才有资格当人生导师。

  金世佳的置顶微博,说自己是一个“死脑筋的怪小孩”。生活在这样的大人世界,怪小孩注定不会成功。

  女生,你要结婚、生子,上得厅堂、下得厨房。男生,你要阳刚、坚强,赚很多钱、光鲜体面。

  拍完《爱》第一季的他,揣着片酬加上拍广告的收入,没有父母的经济支持,孤身一人去日本大阪艺术大学舞台表演研究所进修。

  金世佳说自己最惨时,一连三天喝自来水填饱肚子。家也不敢出,害怕一出门,在异乡遇到些自己无法控制的事。

  洗杯子、送报纸、送牛奶、修路、搬家、爬电线杠、帮寺庙和尚做法事......做过神奇的工种、碰过形色的人。

  他的头发长得像是搞地下音乐的摇滚歌手似的,因为在日本剪头发贵,舍不得捣鼓。

  甚至当他推掉很多戏时,经纪人也曾叹气:“我知道你想做好演员,但为什么要和钱过不去?”

  金世佳面对这种长时间的,自我追求与外界否定两股力量的互相抵抗,也挣扎过、两难过。

  选择一条困难的道路,才会发现生活真的不易。咬牙在困难的道路上走下去,才会感到自己的了不起。

  尽管前路艰难,但金世佳内心深处清楚,自己要追求的不是赢过别人,而是战胜自己。

  他可以随时背出斯坦尼的《演员的自我修养》,但又转眼告诉主持人,斯坦尼代表的体验派在中国有被误读的成分。

  和金世佳聊天,会从好奇到更加好奇:他怎么能懂这么多东西?也会从肯定到绝对肯定:他不是一个会被“成功”绑架的人。

  因此,他人生最重要的几个瞬间,从来不是当了男一号或剧火人红,而都发生在“找到自我”的时刻。

  是日本留学时,老师对他说的那句:“演员要有羞耻心。我们演戏,是为了能守护自己真正在乎的人和作为人的底线。”

  也是彷徨低谷中,日本演员田村正和的那封回信:“人生太过复杂,我也不是万事明了,能送给你的只有四个字:好好感受。”

  《演员》里,他坦荡直言:“两年里我什么都没干,就去追求艺术。”字里行间的勇敢,总让我想起尼采的那句话——

  对金世佳来说,千篇一律的成功与坐井观天的安全,是世界上最无趣的东西。他要且仅要的,是未知二字。

  看他包括《我不是演员》的诸多访谈,会觉得这个男孩有些害羞紧张,别扭地与这个世界相处着。

  吴秀波试图和他对谈,他却不知如何回应,只能尴尬一声“哦”。就算导师们赞扬,他脸上也是云淡风轻,没什么情绪起伏。

  比如为了演好《一个勺子》里的傻子,他往自己脸上涂满了芝麻糊和泥土,拍戏期间几乎不吃饭。因为只要一张嘴,就会吃到脏东西。

  电影里只有几个镜头的睡羊圈戏份,金世佳一拍就要呆在那里一整天。臭烘烘的羊圈、孤独的逼仄感,让他差点得了抑郁症。

  所以拍完戏后,整整瘦了25斤。甚至当地人都把他当成流浪汉,还有位大姐塞了半桶爆米花给他...

  2015年,日本留学五年后。那一年,他拍了五部电影、一部纪录片、参加了一个电视节目,全年无休。每一次工作都会得到合作伙伴的掌声:“世佳演得挺好的。”

  可是偶然中,看了一名同岁韩国男演员的电影后,金世佳愣住了,不停质问自己:“我真的好吗?我足够好吗?我如果继续这样,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?”

  于是第二天,飞回大阪,请教昔日恩师。老师告诉他,演员的地基要回归生活本身。

  当金世佳回到北京,便再次停止接戏。取而代之,登上了舞台剧《狂飙》,成为了天才巨匠田汉先生,在挑战度极高的台词中打磨自己。

  很多艺人在成名后,名利涌来,也便慢慢听不见其他声音,在固步自封与画地为牢中沾沾自喜。

  而这正是金世佳最害怕的,看似繁荣实则远离生活本质的虚无。活到最后,失去一名演员赖以为生的感受力。

  我想,这也许就是他感受到的生活。纵使不如意,也要坚持再坚持,脚下攥紧泥土,用猛烈的牙齿噬咬天空。这就是失败者的力量。

  接下来,他的影视作品依旧算少。有所耳闻的,也只是还未面世的悬疑网剧《上锁的房间》和电影《破梦游戏》。

  我们都会长大、变老,有的人会庆幸那团火焰的黯淡,庆幸裹挟着你的滔天巨浪终于慢慢退潮,这样可以带来内心的平静和安宁,自认成熟的人会这样才是生命的常态,但我很高兴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人,以后也不会是。

  他会一直燃烧着自己,然后突然在某一刻“砰”地爆炸,人们看着眼前五光十色的火花,发出“啊”的惊叹。

  那一刻,他指着老天爷狠狠发誓:“如果能活下来,我绝对不会让自己就这么活下去。”

作者:富易堂娱乐日期:2018-10-11 09:45

 

上一篇:徐峥新电影《江湖儿女》冯小刚戏份被删除冯导 下一篇:精彩推荐